流氓绅士受

老安一生推/黑瞎心头肉/吃得杂但不逆/欧美圈儿常驻/偶尔刷韩娱/丐哥就该被啪啪【丐受】/美强忠实爱好者/不逆不逆不逆

然爹👌

眠@提不起劲:

◣w◢不想烤仕:

我爱读然爸爸

四四四四四总:

啥也别说了我爱然爹

養老車:

不占tag了,我的态度如图,谢谢。

【赤G】From A to Z 16,以及【《明日歌》二刷印调】

二刷啦

萱翊剑馨:

*本文首发于赤G本《过去的明日歌》,由 @萱翊剑馨 与 @不朽者墓园 合作完成。


[OOC预警]本文的前提是“建立在不可能之上的可能”,故有人物OOC的可能性,理解因个人而已,慎。








Gin醒的时候天色也仅是蒙蒙亮的程度,他撑起上半身靠在床头坐了一会儿,不只是为了缓解惊醒带来的头痛,也是出于缓解昨日连续的意外带来的烦躁。金色的长发被乱糟糟的压在背后,眼角满是疲倦的痕迹。他转过头把目光投向客厅的方向,隔着门框的阻碍凭借灯光只能判断出客厅有人。一想到赤井秀一还没走,Gin顿时觉得头痛又加剧了几分。


  


他翻身下床的动作发出微弱的响动,赤井秀一显然是因为听到声音才过来。Gin干脆就坐正了身子等他,清晨青白色的阳光透过窗帘间十几公分的缝隙落在地板上,留下两条模糊不清的边缘一直延伸到床尾,而他几乎完全被埋在了阴影里,拧紧的眉头预示着他压抑的情绪。




身为被非法入侵的户主在见到当事人的瞬间,原本准备好的满腔怒火却突然失去了发泄的理由。赤井眉眼间完全没有宿醉的痕迹,看得出是经过了一番收拾妥当,他手里端着透明晶亮的咖啡壶,清咖啡把壶壁染上一层深褐色,半满的液体随着他的脚步荡起了一个小小的环,乳白色的刻度线被衬得突出了一些。至于他一脸温柔的样子不由得让Gin想起了曾经他也是这般模样,用那双相似的眼睛含着笑传达了某些对于彼此相对微妙的感情,Gin早就知道他们终将的立场,却从未试图点破这层关系,也尽管自己从未回应过他。






“早上好。”






赤井率先取得了对话的主动权,嘴角上扬的角度和他印象里的如出一辙——手术台上的重逢后他再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了。咖啡壶被轻轻放在床头柜上,玻璃与板材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心脏仿佛也随着沉了一下。赤井从容地跨过了那条边缘模糊的光带逐渐沉入了暧昧的阴影,他站在Gin面前微微俯下身子。异样的压迫感让Gin感到不适,而他刚刚下意识地向后撤了一点就被按住了肩膀。






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Gin确信尽管昨天赤井是有那么点……反常,但不至于到现在了还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温热的指尖搭上僵硬的肩关节,掌心的温度多少还是平复了他怀着疑虑和不安的波动。




咖啡的清香在漫长的五六秒内完全充斥在过于贴近的鼻息间,他有挺长一段时间没煮过咖啡了,以至于自己都不记得咖啡壶被藏在哪个角落吃灰。不论是工作太忙还是单纯的丧失了兴趣,他还是有点怀念这个味道。




意料之外的,并没有他所想的早安吻,取而代之的是赤井仅仅用气声向他透露了一个信息。干涩的嘴唇几乎贴上Gin的额头,几乎。






有人,他说。




在理解那两个字的含义之前,Gin首先意识到的却是自己的误会,他倏地收紧了手指又放开,掩饰尴尬的手段一如既往的苍白。Gin僵硬的肩膀没有因此放松下来,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所谓“有人”的意思,大概是出于某些现在不便明说的原因,所以赤井才作出如此举动。




迎着探员先生期待的目光才发觉自己愣神的时间太长,Gin不那么情愿地回应了一个了然的眼神,在躲闪的瞳孔里出现了少有的青涩。






“早。”




 


说是沉默其实也不尽然,但Gin的确没怎么说话,餐桌上几乎只有赤井的声音。聊天气,聊新闻,聊回不去的曾经,聊装模作样的当前。刀叉在瓷盘上切开热气腾腾的枫糖松饼,松饼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如同其焦黄的色泽,琥珀色的糖浆顺着切口缓慢的流下来铺满了盘底。Gin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给赤井几个没有意义的音节表示自己在听,尤其是当他提到所谓的现在的时候,金发的男人显得更加不耐烦。




见此赤井无声的叹了口气,他停下了毫无营养的谈话准备收拾餐桌,在起身的过程中他貌似无意地提出接送Gin去医院,Gin稍微犹豫了一下才答应了他的建议。




直到出了大门Gin的焦虑还是没有得到太多缓解,他随手把车钥匙丢给赤井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恍惚间的确是亲密伴侣的模样,在几年前他们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他偏过脑袋看了一眼驾驶席上的男人,终于提出了一早就想提出的问题。






“怎么回事。”




“有人监视你。你大概能猜到是谁?”




“跟我结仇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Gin用轻松的语气说着并不轻松的内容,他的确能列出整整一个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的名单。尽管过去了几年,期间也没什么值得留意的争端,自己仿佛真的彻底跳出了那个沾着黑染了血的圈子,可事实并非如此。他骨子里终究还是摆脱不了那个曾经的身份,所谓的医生、导师也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假象。


至于导师……Gin想起自己那两个不太省心的实习生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不想他们被扯进这场无端的纠纷,尤其是……




但总该有个交代。






去医院的路上赤井犹豫着提出了一个姑且算是策略的方案,Gin几乎是立刻拒绝了他但在片刻后又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而所谓实施也就是很快就要发生的事情,他不该这么紧张。




比如假意的背叛。比如虚伪的复合。在名为保护的目的之下。




Gin拒绝了Kane的午饭邀请,拒绝了他送自己回家,拒绝了他一切超出工作范畴的好意。连续一个星期下来,直到Gin把他曾经送给自己的小礼物一件一件都退还给之后,年轻人终于决定向导师要一个答复。他看得懂这些行为意味着什么,他甚至还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却始终缺一个答复。


  




“你是想说分手么?”


  




办公室里的气氛能凝出水来,Kane红着眼眶站在他的办公桌前,Gin没有看他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栗发的青年忽然叫他,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他垂下头刘海盖过了眼睛。






“Gin。”






被呼唤的人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眼中没有一点留恋与怜悯。他越过办公桌径自离开,在门口稍微停留了几秒, 






“Kane,结束了。”




-tbc.




------




《过去的明日歌》二刷印量调查开了!微博投票地址如下


http://vote.weibo.com/poll/137808653


印调到达一定投票数会二刷,感谢读到这里的你,欢迎支持!




《过去的明日歌》收录 From A to Z 与 From Z to A 两个中篇,本子内容可见一刷终宣→http://aritovian.lofter.com/post/189b5d_78c3d91




-----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说不出话来

沉淀:

科科我把我的爱都给你,求你别哭。
你别哭好吗。
我的心都疼了。

星枕寒流:

我真的不知道某位总教练有没有长脑子,戏多,心还偏成这样,说小胖的直通名额是马龙让的,你有考虑过当事人的情绪么!只有马龙是利益绑架的亲儿子吗!

而且,科科退赛了还要把他拉出来站台,我看到他强颜欢笑真的是要气哭。
科科是人诶!不求你把他当功臣,也不要把他当做呼之则来的摇钱树好吗!

追梦赤子心——张继科

长白:

借用太太一句话,不爱没毛病,但即便不爱也请尊重


(后一句我觉得我就不用了,现在还关注我的人应该不会有人有不同意见)


(毕竟我是任性地“请取关”过很多轮的人了,什么属性也很明确了orz)


灯半昏时:



可以不爱,但至少请尊重。排每一个字,和我有不同意见的请取关。


喵大王ˊ_>ˋ:



排lo的每一个字真的。其实我现在很难受,不说就是了。


迦南yan:




  
 我以为可以不爱,但是起码可以尊重;
 我以为免不了遭受诋毁,但未想过会有诅咒;
 我不知道你们年岁几何,但想来应该都不大,可能还在上学,可能在社会上混过几年。我不清楚你们是不是真的了解这个人,这个叫张继科的人,还有那个你们口口声声说着喜欢的叫做马龙的人;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明白那些如冷箭般险恶的字眼的意思,还是你们本就有如此用意。
 很不可思议啊,这个人,跟你们到底有什么关系?侵犯了你们何种利益?破坏了你们的生活还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你们如此? 
 抛弃了最基本的良善口出恶言,恐怕都不是恶言可以形容………
 你们这些,平均下来不过每天刷刷微博,偶尔看看比赛,花个把小时在这个圈子里“取乐”的人,有什么资格如此咒骂一个手握球拍为国争光的铁血汉子?!
 对啊,我也不过是个每天刷刷lof,偶尔看看比赛,写点儿在你们眼里恶心的不行的同人文,在这个圈子里取乐的人,但是我知道尊重两个字怎么写。
 
 我本人是并不相信报应之类的,但是,你们就这样轻易丢掉了人性中良善的那部分,不觉得可惜吗?

 
 最后,没有比这首歌的歌词更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和想对他说的话了。


 追梦赤子心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
  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

  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
  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也许我没有天分
  但我有梦的天真
  我将会去证明用我的一生
  也许我手比脚笨
  但我愿不停探寻
  付出所有的青春不留遗憾

  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有一天会再发芽

  未来迷人绚烂总在向我召唤
  哪怕只有痛苦作伴也要勇往直前
  我想在那里最蓝的大海扬帆
  绝不管自己能不能回还

  失败后郁郁寡欢
  那是懦夫的表现
  只要一息尚存请握紧双拳
  在天色破晓之前
  我们要更加勇敢
  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为了心中的美好
  不妥协直到变老





 
 命运他无法让你跪地求饶,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继续跑,带着你该有的骄傲,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

 愿能默默看你骄傲着变老



(想掐架的随意,删评论私信拉黑)





  




宝宝只是想打球而已

掌掌🌵:

一条长脖鹿:



站在战场上一定要打一次试试,来都来了怎么能不把排名激活再走?哪怕烧成个通了电的暖宝宝。就像一年前在德国,下了飞机腰伤发作动不了了,一针封闭下去转头就上赛场。来就是奔着积分的,怎么能空着手回去。既然是一定要打的比赛怎么能不打赢,连输外战的岁月里恶性循环的感觉自己也不会想去重温,哪怕现在的舆论环境比当年该有的宽容还宽容。
弟弟说“这我都受得了,挨骂算什么啊”,队友说“有本事你站在这个位置试试”,自己说“你们说的那些我都觉得可笑”,真正被主流舆论唱衰的时候,为之发声的人招来的全是连带谩骂,有微博发了又删的,采访气到变形的,还要护着风暴中心的宝宝悄悄撤出机场自己去面对不怀好意的闪光灯。对于这些我亲历当时环境亲眼看着发生的,我选择相信。娱乐至上的媒体向来喜欢用关联词修饰事实诱导片面结论,现在看来自媒体时代网友也领会并运用的炉火纯青。
劝宝宝退役的声音从13年响到17年,披不披爱的马甲我一样不乐意听。你有你普通人的软弱,他有他习惯了杀伐的戎马人生,你觉得哪怕跨界他也能做得很好,别忘了他的信仰和热爱早就全部倾注在三尺球台,他唱歌画画写诗直播玩的再开心也只是消遣,他看电视都死守着体育频道不换台,他是球场上的大耳朵小精灵。13年师父说他有点开始享受打球的快乐了,但是现在还不到享受的时候。那四年后的今天是不是可以享受,享受自己反手的行云流水和正手的摧枯拉朽,旋转的精妙和抽击的爆裂。你可能不知道打球是个多有趣的事情,会以为宝宝打球枯燥辛苦只是为了责任在强撑,可是宝宝对这个项目专注研究了二十多年,四面楚歌的谋利者养不出这样真实可爱的性格,咬牙切齿的负能量不可能把人推上巅峰。他自己最懂。
极端的声音或许最响亮但不一定是主流,被显出来只是因为心里越虚嗓门越大。有事实傍身还要心虚到跑着去送人头,或者你蠢,或者你就是个假人。看智障自取其辱时候只要捧瓜就好,何必过度发散然后抢人家的下水道名额。另,烦请粉圈毒瘤圈地自掐,瞎了你们的二五眼欺负到我软妹子们头上,有一个算一个你们不得好死。我们有的是时间。
“如果你没有看到他眼里的光,请不要站在他身边,你会妨碍他的梦想。”
无良的节奏大师,无差别的自我感动,无理的苛责,无节制的不在乎,无谓的挑唆,无尽的伤痛,无尽的伤痛。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宝宝有多想打球。


噗咳

木倚沉周:

怎么能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帅中了出了个剪刀手叛徒啊!我能看三百遍!

冷处偏佳:

真是不让人活了

感谢费加罗

http://miaopai.com/show/TfdID2X~tEdUMaHY1kLX8Q__.htm

要我死

苹果: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伊西】Carnivores Plant

舔嘴。这个写的真的好棒!几乎抓住了所有我关于西索和伊耳迷的x点!goooooooooooood

Carousel:

揍敌客大公子和GV演员莫罗的车


Chapter 1: Midnight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345162/chapters/16685446

爸爸一直觉得 嘴儿萌啊

也就这么回事嘛:

啊!老九门!!

啊啊啊!一八好萌啊!!!

三叔的安利才是最强的安利!!!!吃吃吃!


请叫我冷CP小能手!

三日小狐坠坑中//忍不住模仿了起来

清爽的胸毛君:

【自汉化禁转】【转推】【推主‏@Mizzycca】


这里是三日小狐请注意!(`・∀・´)


我该怎么形容看到最后两位的表情时候我的心情【。

真的是……太猥琐了!【捶地

我还忍不住跟着模仿起来!!!


原推请见→跟着我双手慢动作